西方世界的劫难4剧情整理与分析

时间:2017-01-05 16:24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admin

玩家主要是夹在伊拉尔修与教皇蒙塔里亚两人的计划中展开剧情的。

第一条线:蒙塔里亚与幻界的计划

教皇蒙塔里亚不满东正教被东方世界与西方圣天城压过一头,就和同样想要扩张势力的幻界联手,一个人多势众资源丰富,一个科技高度发达。教皇通过前几年的部署成功达到了召唤奥姆邪神来到人界的条件,通过幻界三姐妹的大姐即现任流云使使用幻界科技成功召唤奥姆和奥姆军团,意图通过奥姆军团来占领其余三方国家。

银河邪神奥姆爸爸何许人也,干嘛要听从他小小东正教皇的要求,所以当然是有条件滴啦。那就是除了东正教,在其余六界以及银河界都找不到的续命之法,认你奥姆大爷再流弊也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了。奥姆阳寿也不多啦,就剩十几年好活,心想不就答应你帮你消灭几个国家么,小kiss啦,老子得了好处还能打打杀杀过一过瘾岂不美哉,再说到时候好处到了手可没准就连你北方一起给做了...

蒙塔里亚和幻界之主的脑子也不是被狗吃了,当然想到奥姆可能变卦,在请奥姆来之前就做足了准备。西3里东方世界的生化炉就是他们让幻界二姐端木珊执行的,虽然被毁了但是之前产生的能量已经够用了,这个能量就用在月幽使(伊拉尔修)与主教谈到的幻界究极武器上,位于奥林匹斯神庙号称可以彻底击穿银河结界的武器。所以教皇和幻界估计压根就不打算等奥姆帮完忙后乖乖离开,直接拿大炮轰了丫的。之后教皇顺利拯救世界,人界尽都归于东正教之下,幻界也分得三分天地,大家都开心。(* ̄▽ ̄)y。

但是教皇这边估计想东正幻界两方联手就能想到办法制止奥姆,万一到时候危急时刻三国联手,奥姆未必就一定能攻下东西南三方国家。所以最保险的方法就有了,把这些国家的首脑和精英能请的都请过来到时候一网打尽之后还怕如无头苍蝇一般的三方国家能有对抗奥姆军团的力量吗,这就有了四方会议的产生与故事的开始。

第二条线:伊拉尔修的计划

首先,先更正下时间,这里应该是黒牙的小失误,星界的毁灭时间有差异,有时候是1000年前,有时候是600年前,鉴于剧情中炼金之王隆德尔“处死”伊拉尔修的时间没有争议600年前,下文分析暂定星界毁灭于600余年前。至于方舟建造时间暂时不改了还是按剧情是1000年前。

伊拉尔修在成为月幽使之前她的计划就已经拟定完全了,就是乘着方舟去星界建设一个与世隔绝与六界的其他种族都没有瓜葛不会受到干扰的和平的国度(当然是真的这样想的还是想建立一个个人崇拜的国度就不好说了)。然而被六百年前隆德尔“篡位"给中断了。中途昏迷10年,又花了300年找回记忆,又过了两百多年直到现在才开始实行未完成的计划。计划最重要的一步是先找回方舟,那就得解开封印,就要玩家先找齐6个神像。

然而在凑齐六个神像的过程中伊拉尔修就动摇了,她当上月幽使的十几年里和当了20年的傀儡主教赛雷斯托产生的情愫,想和人家一起过上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因此在黑火只能选择支持方舟发射空间炮和飞向星界之间的一个选择时,她想选择前者用来消灭奥姆与教皇,意思就是老娘不去星界了,老娘要和主教一起在人界happy。这是伊拉尔修想要达成的目标。

所以,当两帮人的计划有冲突时,大家都不能如愿,教皇手下的颂教使一行人虽然搞不懂方舟是个什么鬼有什么卵用然而依旧义无反顾的要搞破坏,小萝莉使诈秒杀主教,我的天,在伊拉尔修的面前硬生生把主教轰成血沫,这tm伊拉尔修能不暴走么,坏了老娘的梦想啊,老娘宁愿舍弃数百年坚持的目标而想达成的梦想啊。伊拉尔修果断去挖墙脚,来到刚刚消灭与东正教对立的北境城(霍尔去北境也有专属对话,北境君王及其讨厌东正教人)的奥姆邪神,邪神大人正沉浸在哎呀来一发好爽的感觉里面,结果来了这个女人告诉他,他还能更爽(霍尔与流云使的专属剧情里面讲到教皇提供的魂源之水与伊拉尔修做出来的相比就是个劣质产品只能喝一次而且最多也就百年寿命,所以伊拉尔修用永恒来诱惑邪神),邪神一听,果断踢了教皇和伊拉尔修组了队(所以说人嘛站队要站得好),同时伊拉尔修也在关注着玩家这边奥林匹斯神庙的通关进度,教皇一死二话不说吸了雪村和圣天城就往星界跑。可怜教皇到死都以为奥姆还在帮他打天下,人家已经在星界泡温泉了,还不是你家神庙里面的劣质温泉/(ㄒoㄒ)/~~

至此,玩家就去星界找丢失的雪村与圣天城了,和伊拉尔修讲不清道理就开打,真神被打败了觉得很委屈,本来人家没想走到这一步,只是想好好地和主教在北方过日子,都怪你们这群sb没保护好主教。可是主教死了轰成渣了连魂源之海都救不了了,人家也只好完成千年前的目标在星界建立一个和平的国家,话说觉得雪村和圣天城人挺热情还不错就把他们捎上了,这也有错,你们又来打我?不行,越想越气,不玩了直接破坏六界运作法则的母轮,大家都完蛋好了,谁让你让我不开心?莉莉丝没办法穿越回去试图逆天改命,西1无尽的宿命开始。

上面就是西4大概的主线剧情

西4里面有很多小细节值得揣摩,下面把我知道的讲出来。